如此下作論文是怎么攻陷大雅之堂的
  來源:光明網  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2020-01-13 16:44:49

有媒體報道說,一篇發表于2013年第5期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凍土》的論文,在7年之后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這篇生態經濟學論文,以作者“導師和師娘和諧統一的天人之際”為例,“將形而上和形而下統一起來,以更好地解決現實社會生活中遇到的生態經濟問題”。

demo.jpg

一個學生,耳濡目染自己導師的“崇高感”和師娘的“優美感”,因而要“從導師的三件事中,一起去揭開其中崇高感的幕簾,欣賞其中揭示的人生之道”,進而再“提取師娘生活中的二三事,希望能勾勒出其大道之美的輪廓”,也并無不可,無人能禁。但是,話似“師娘美,其風姿綽約,雅致宜人”,“模樣端莊,神情秀越,禾農而不艷,美而不驕”,如果出現在探討佛洛依德戀母情結的論文中倒也不奇怪,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出現在中國“冰、雪、凍土和冰凍圈研究領域唯一的學報級期刊”上,更不應該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91125019)資助”。

7年前的論文在今天突成熱點,個中道理何在,值得琢磨。最近一段時間,一些堪稱讓人大開眼界的文章屢屢被人們鉤沉出來:《通過靶向腸道菌群調控人體的物質需求欲望,有望提高廉政文化建設效率》,《行長的面部寬高比影響銀行績效的路徑研究》,《中國傳統文化對蟋蟀身體與戰斗力關系的認識》,《基于中醫診治理論的航空發動機故障診斷新技術初探》,《試論“量子糾纏”與針灸》等等,其中許多就是發表在國家級的重要學術期刊上,也有許多就是在國家科研基金的資助下完成的。

上述那些論文,在最近一些年里不顧道路以目,公然奪人視聽,其荒腔走板之遠已經大大超出了科學界限、邏輯常識和研究倫理。2016年某大學學報的文章——《夢中的“王馬”——對古今“奇人”的對話與互證》中,身為某省社科院教授的作者在“夢中”結論出“公元1529年1月9日凌晨,王陽明病逝于江西大余青龍鎮赤江村章江上的一條船上,與485年后的2014年9月19日北京時間凌晨,馬云創辦的‘阿里巴巴’在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上市,這看似兩件完全不搭界的事,從思想文化史的角度解讀,卻有其內在關聯性”,由此斷言:“在馬云的骨髓里有王陽明的DNA, 馬云的成功, 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王陽明基因轉換和重組的結果”,“互聯網電商‘隨時隨地’的特性與王陽明所認同的‘隨處體認’的宗旨可相互聯通”。

這就不僅僅是荒謬,更是下作和不齒。不過,奇葩之論其實不奇,讓人們稱奇的是這些瘋癲神叨囈語,究竟怎么攻陷的那些普通研究者都難以得其門而入的國家級刊物的大雅之堂。每一篇這種下作和不齒論文的背后,當然會有一個或幾個視科學研究的倫理規則為無物的作者,但更有一些不知出于何種原因喪失了起碼的學術判斷標準的編輯和主編。

說起來,上述那些強說驢唇對上了馬嘴的論文,還不是最壞。畢竟,驢唇是否兜住了馬嘴,人們一望可知。而類似論證羊毛出在豬身上的論文,如果佐以基因、DNA、器官培育等等新概念,再摻進量子糾纏、暗物質等不可經驗之論,其荒唐玄虛所在,沒準還成了亮點。實際上,有些研究者早諳此道,專門打所謂交叉學科的主意,把冰川凍土與風姿綽約扯上關系,把銀行行長的面部寬高比與銀行績效拉在一起,把腸道菌群調控與廉政文化建設勾搭一塊,如此這般,恐怕還不僅是作者及其編輯的學術能力出了問題。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異議請與我們聯系)

(請作者七日內與編輯聯系協商稿費事宜)

尚合彩票欢迎进入